@cherry0908 林奕含那个故事还有一个悲剧点 就是假如她不相信“我们是相爱的”那么生活的最后一层幻象中的光明也要被戳破了 她潜意识里甚至是知道这一点的 所以她说,我必须爱上老师 因为爱所做的事情是不会错的 不是吗? 每次读到那个细节我都很难过.

学妹可真够蠢的,能让一傻逼男的给骂了,非要喊着我跟我讲,听的我烦死了

娘的,站在办公室门口唱了半天歌才发现里面有个人在工作

笑死了,学妹都好可爱,有个妹妹说另一个妹妹开学对着我床头的贴的证件照看了一遍又一遍一直说这个学姐好漂亮,当事妹妹一把把被子蒙到头顶说:我藏起来了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给大家推荐一个牛奶品牌:祁牧牛奶。淘宝有“祁牧旗舰店”和“祁牧乳业官方店”两家,大家可以轮流看看有什么优惠活动。
我是去敦煌旅游的时候在旅店对面的便利店碰到的它,当时别的牛奶只有蒙牛伊利于是就随便从货架拿了这个不起眼的塑料袋包装,结果一喝直接回不去了,香浓到之前喝的其他牛奶和它相比简直就像是白开水。走之前我和友去那个便利店把货架扫空,我妈一开始还震惊我为什么带牛奶回来,一喝也赞不绝口。
目前这个牌子我只喝过纯牛奶(小白奶),别的还没尝试。但凭这个纯牛奶的口感我想应该也不会差。淘宝店是从酒泉发货,据说还能一次订多箱优惠然后协调配送日期,我目前没试过。
总之这款牛奶无论是纯喝还是泡咖啡都特别好喝,蒙牛伊利这种垃圾就不提了,也远甩我从小喝的光明两条街,大家有兴趣请务必试试!

昨晚睡前一个不经意的转头发现门上趴着一只类似蟑螂的虫子,我因为近视不能确认,本昆虫恐惧症患者用尽全身力气一拖鞋给它拍死了之后马上call南方友友认证是不是蟑螂,友友说是,我整个人绝望了,一只代表一窝,我反复踩了好几次它不动,不敢碰虫子就想先扔着明天再处理,结果一觉醒来蟑螂尸体不见了,它不会是复活了吧😅 🚬

tl上大家在无语鹰院卷王
而打开微博看到有不少人在说蛇院聊天室被同性恋搞的乌烟瘴气,还说不反对同性恋但是你们同性恋能不能起码不要把性取向挂嘴上,毁了他们的hp世界,要恐同了
评论区纷纷表示看到蛇院评论区太恶心了所以转了鹰院,鹰院里面大家都是很nice的上进学霸(自愿卷是我没想到的

首先因为游戏临近开服,为了热度特地设置的梗,而“同性恋”这个工具标签就是官方营销加给蛇院的热点来出圈炒热度;其次你们异性恋能不能不要教性少数群体做人啊;最后你国性少数真的就只配在营销里出现了,就是被当成一枚时不时拿出来用用但是上不得台面的棋子

………………………………
既然女的只愿意跟纸片人谈恋爱,直接不许你做恋爱游戏快滚回现实里被男人操跟男人生孩子是吗?

上周爸爸因为担心疫情不允许我去×地玩(实际上我是去见女朋友)我当着他的面嚎啕大哭一顿,接下来他好声好气的讨好了我好几天(依然懒得理

"[Humour] is a kind of gentle and benevolent custodian of the mind which prevents us from being overcome by the apparent seriousness of life." -- Corsier-sur-Vevey's most famous resident to date

我在桌底下搞东西,一抬头我家猫……

wb推送了我《女儿们的恋爱》的片段,不得不说恁国人真是什么变态节目都搞的出来,把no privacy刻在DAN里了,怪不得这么多女人把控制/占有欲当爱

中国女人应该纳入神奇动物关进纽特的箱子里,随时放出来就可以拯救一群傻逼男人

我6岁的时候大伯和他妻子离婚,法院把他们5岁的儿子判给了大伯,当时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女儿,奶奶就一门心思把我这个表弟带到身边养,因为奶奶的赡养义务在我爸爸身上,我爸爸不同意,她百般威胁撒泼,终于还是把表弟领到了家里,自此直到高中表弟都寄养在我家,她总是拉着我对我说表弟爸妈离婚了有多么可怜,我也并不知道她这么做是因为嫌弃我是个女孩,我的亲弟弟也是她不停的劝说我妈得来的。高三到大二的那段时间我极度的恨她,认为她的存在和选择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现在我看着她也仍有这样的想法,我明白原生家庭的伤痛不是给人沉沦的理由,可我总忍不住想另一种可能。

Show older
Mastodon @ SDF

"I appreciate SDF but it's a general-purpose server and the name doesn't make it obvious that it's about art." - Eugen Roch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