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handsome boosted

#一起走在成家的路上|教育部少子女化政策形象影片

大家對家的想像是什麼?
覺得怎樣才能稱作一個家呢?
雅婷常常會和媽媽分享台北的工作生活,偶爾都會聽到她耐不住想念而說:「你們不在,家裡都不像家了。」;同時,也有獨身定居的朋友總跟雅婷炫耀說,他的家是由他和兩隻毛小孩所組成的 (ฅ^ω^)ฅ
對「家」的定義,顯然每個人都不一樣。
而實際上,現在家庭的樣貌也非常豐富。點開行政院主計處的家庭型態統計頁,現在主要分為單人、夫妻、單親、核心、祖孫、三代同堂以及其他,這些都是家庭真實的面貌!
我們需要友善的育兒環境,也需要友善的成家環境(♡´ω`♡)。希望整個社會可以在一次次的溝通下,讓成家的想像,不斷的有新的實現。
所以雅婷想將這支影片作為鼓勵:不管朝向何方、過程有著怎樣的煩惱,我們都會陪大家一起走在成家的路上(n╹ω╹)η ❤️ n(╹ω╹n)。

facebook.com/www.edu.tw/videos

erhandsome boosted

想感叹一句人的精力真的是有限的。做很多事、承担很多角色、且每个角色都做得很好的人太罕见了。有些人乍看起来是这样,但接触深了、或者成为了同事,就会看到败絮其中的一面——因为他们无法付出精力完成好每一件事,所以只能挑最表面的事情做,其他的烂尾要么扔给他人、要么假装从未发生过。

而相反那些事情做得通透、完整、及时的人,盘子上则没有一大串亮闪闪的事情。我前些年从羡慕第一种人(并试图成为他们),如今觉得还是第二种人更可爱些。

erhandsome boosted

这里是一波梵蒂冈博物馆文创的 repo 🥺
第一副图是 Melozzo da Forlì 的 Angeli musicanti,是我一进馆就爱上的作品。我觉得不管是谁想到要把这副画做成伞的都太天才了,首先这本来就是一副不完整只有一些头像碎片的话,拆成这种拼贴画一样的形式再合适不过了,其次伞打起来就好像一群天使在头上奏乐,简直有“如听仙乐耳暂明”的效果。
图二是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虽然我对这个主题不感冒,但是很喜欢里面的动物!
图三是一堆明信片和一堆冰箱贴还有一个咖啡碟,其中有三幅明信片和一个冰箱贴都来自于 La Galleria delle carte geografiche,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展厅,长廊两旁整墙的都是世界各地的地图。地图上我还特别喜欢的就是每一幅上都有的这个不知道是叫标签还是标题什么的东西(图四),全都像被画框裱起来了一样,很好看🥺

erhandsome boosted

《葵花宝典》看起来很像是药娘手册。东方不败练此神功,不仅切掉自己睾丸,还需内服丹药。任我行夺回葵花宝典后,径自就将这份孤本给毁了。为什么不能交给女子修炼呢?那自然在武侠的世界里,天下第一绝无可能是女性。一个男的,若好端端不想做男的,要去做女的,也落人耻笑,大逆不道。
《笑傲江湖》由此很像是一个东亚男性性别气质焦虑文本:生为男的,要像个男的,最好还是个君子。
可是我忍不住畅想,如果将《葵花宝典》交给跨性别者修炼,那他/她不仅获得了面对霸凌时自保的能力,说不定还可以建立一片LGBT乐土呢。

erhandsome boosted

【关于中文维基多名用户被封禁以及管理员被除权一事】
今天在固点上看到相关的投稿[1],但有很多事实投稿者并没有提及。

2021年9月13日,维基媒体基金会以“基金会行动”的方式全域封禁7位用戶,並將12位管理人员除权。[2][3]
此前(2021年8月),维基媒体基金会修改了保密协议(Non-disclosure agreements,NDA)政策[4][5],维基媒体基金会将不再接受来自已经屏蔽维基媒体计划访问的司法管辖区的NDA申请。
更早之前(2018年3月30日)维基媒体基金会出于安全上的考量已经移除中文维基百科所有用户查核员(CU)权限[6][7]。

2021年7月“元朗襲擊事件”条目发生编辑战,中文维基一知名编辑 Walter_Grassroot 被曝在中国大陆维基人用户组(WMC)[7]QQ群中称:“将香港用戶组都(向国安处)举报了吧。”[8][9]相关截图在站内引起轩然大波,该知名编辑否认自己曾发表上述言论,后遭管理员封禁三个月,但随即便被另一名管理员解封,引发管理战[10]。
本次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大规模封禁行动被认为与此事件相关。

对于本次基金会行动,中国大陆维基人用户组(WMC)发表了题名为《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评基金会全域锁定中文维基人及玛吉·丹尼斯的“声明”》的公告[11],公告中称:“这一决定是基金会受中文维基社群里某些人的怂恿下,未经考究、未听取社群意见,只偏信一小撮人谗言,毫无根据地作出的,是彻彻底底的欲加之罪,是完完全全的黑箱操作。”
台湾维基媒体协会亦发表了题名为《台灣維基媒體協會針對 維基媒體基金會關於中文維基百科的行動之聲明》的公告[12],公告中表示:”這個行動是遲來的努力。多年來,香港、中國大陸和台灣的用戶一再呼籲對該組織中的危險成員與行為的關切,包括但不僅止於之前於Signpost報導 (另一則報導)中所提及。這不是社群,或甚至整個中文維基,可以自行處理的威脅。這些年我們心力交瘁。現在的處置,讓我們覺得終於有了一些希望。“
维基媒体基金会本次行动在站内亦引发相当大的讨论与争议[13]。

[1] solidot.org/story?sid=68918
[2] meta.wikimedia.org/wiki/Office
[3] lists.wikimedia.org/hyperkitty
[4] meta.wikimedia.org/w/index.php
[5] meta.wikimedia.org/wiki/Talk:A
[6] zh.wikipedia.org/w/index.php?o
[7] 用户查核员可以查看用户使用的IP地址及用户代理(User Agent)信息,具体说明可见: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
[8] 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
[8] zh.wikinews.org/wiki/%E4%B8%AD
[9] hongkongfp.com/2021/07/11/wiki
[10] 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
[11] qiuwen.wmcug.org.cn/archives/3
[12] wikimediatw.medium.com/%E5%8F%
[13] 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

erhandsome boosted

Choose no life.
Choose Free and Open Source.
Choose no career.
Choose no family.

Choose a distro.
Choose a $EDITOR,
Choose a desktop.
Choose man page, ArchWiki,
Tim O'Reilly and a full bookshelf.

Choose a 10-year fucking old computer.
Choose multiple monitors, mechanical keyboards, outdated graphics and network without nonfree blobs.
Choose learn programming, a language, and your programming socks.
Choose no sleep, junk food, and bad health.

Choose a private key.
Choose deleting proprietary apps and losing all your friends.
Choose self-hosting, a monthly server payment, and waiting a compile for half a day straight.
Choose a EEPROM writer and a soldering station to liberate your system BIOS.

(1/2)

erhandsome boosted

地位即服务——重新审视社交网络sohu.com/a/301834862_633699
👆 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看完就能洞悉社交网络的运行机制和用户捕获机制了。原作者的个人网站也很值得关注eugenewei.com/

erhandsome boosted

#ねこけグラフィティ

本周的涂鸦,前阵子去山里玩的写生。
喜欢悠闲地画细密的叶片。
不过画这张时想太多乱七八糟的事,到最后基本只是乱糊颜色…(

闲谈19:关于网络暴力的精神分析 维生素E X 通言无忌 - 维生素E|经济学与哲学知识分享
pca.st/vlh5uiog

erhandsome boosted

Choose no life.

Choose sysadminning.

Choose no career.

Choose no family.

Choose a fucking big computer, choose hard disks the size of washing machines, old cars, CD ROM writers and electrical coffee makers.

Choose no sleep, high caffeine and mental insurance.

Choose fixed interest car loans.

Choose a rented shoebox.

Choose no friends.

Choose black jeans and matching combat boots.

Choose a swivel chair for your office in a range of fucking fabrics.

Choose NNTP and wondering why the fuck you're logged on on a Sunday morning.

Choose sitting in that chair looking at mind-numbing, spirit-crushing web sites, stuffing fucking junk food into your mouth.

Choose rotting away at the end of it all, pishing your last on some miserable newsgroup, nothing more than an embarrassment to the selfish, fucked up lusers Gates spawned to replace the computer-literate.

Choose your future.

Choose sysadmining.

erhandsome boosted
erhandsome boosted

情况还能怎么样呢?每当我听到人们说体育增进了国家之间的友谊,说要是全世界的人能够在足球场或板球场上一较高下,他们就不会在战场上兵戎相见时,我总是会觉得十分惊讶。即使有人不了解铁证如山的事实(比方说,1936年的奥运会),不知道国际体育赛事会引发不共戴天的仇恨,根据常识也可以推测得出来。

如今几乎所有的体育项目都是竞技体育。进行比赛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胜利,不去拼搏争取胜利,比赛就没有意义了。在乡村绿茵球场上,当你选择哪一边球场进行比赛,没有爱国情绪掺杂进来时,或许你可以纯粹是为了乐趣或锻炼而进行比赛。然而,一旦比赛涉及到尊严问题,当你输掉比赛时,不仅是你,某个大的团体也会面目无光,你就会爆发出最为野性的战斗本能。即使是那些只是参加校园足球比赛的人也深有体会。到了国际比赛的层面,运动说白了就是一场具体而微的战争。但重要的不是球员们的行为,而是观众们的态度,以及观众们身后各个国家的态度。他们如痴似狂地投身于这些荒谬的竞赛,煞有介事地相信——至少在短时间内是这样——赛跑、跳跃、踢球这些项目是对国家价值的考验。

连板球这么一种需要优雅而不是蛮力的休闲运动,也会引起疯狂的敌意,而这一点在1921年澳大利亚板球队来访英国时朝人身上投球和采用粗野的战术这些争议做法上暴露无遗。足球是一项容易受伤的运动,每个国家都有自己踢球的风格,而外国人则认为这导致了比赛的不公,使得情况更加糟糕。最无聊的运动莫过于拳击。在这个世界上,最不堪卒睹的一幕是一个白人拳手和一个有色拳手展开拳赛,而观众里什么人都有。拳击比赛的观众总是令人十分讨厌,至于那些女性观众,她们的行为如此过分,我知道军方严令禁止她们参加由军方组织的比赛。两三年前国民自卫队和常备军之间举行了一场拳击巡回赛。我奉命把守赛场的大门,上头特别命令,不能让女人进去。

在英国,沉迷体育的风气已经够糟糕的了,而在那些新兴国家,运动与民族主义都正在蓬勃发展。在印度或缅甸这些国家,每逢有足球赛,场内都必须有严密的警察部队把守,防止观众冲入场内。我在缅甸亲眼看到一方球队的支持者在比赛的关键时刻冲破警察的防线,把对方球队的守门员打成残废。十五年前在西班牙举行的第一场重大足球比赛演变成了失控的暴乱。一旦敌对的态度被激起,遵照规则好好比赛的想法就被抛诸脑后。人们想看到的是一方球队耀武扬威,另一方球队受尽侮辱。他们忘记了靠耍诈或通过观众的干预而取得的胜利是毫无意义的。就算观众们没有以暴力的方式干预比赛,他们也会为自己的球队加油呐喊,以嘘声和侮辱“整垮”对方球员,以此影响比赛的走势。严肃的体育运动根本没有公平竞争可言,只有仇恨、嫉妒、吹嘘、蔑视规则和目睹暴力时所获得的施虐的快感: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战火和硝烟的战争。

与其喋喋不休地吹嘘足球场上的比赛是多么干净健康,说什么奥林匹克运动会让各国更加团结,倒不如思考现在这股对体育运动的狂热是如何形成的以及为什么形成。现在我们所进行的大部分运动项目都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但从古罗马时代到十九世纪,体育运动似乎并没有这么受到重视。即使是在英国的公立学校,得等到上世纪后半叶才兴起对运动的狂热。阿诺德博士被视为现代公学的创始人,他认为体育运动纯粹只是浪费时间。然后,在英国和美国,体育运动被改造为投资不菲的活动,吸引了大批观众,挑起野性的激情,并从一个国家蔓延到另一个国家。而足球和拳击是最暴力好斗的运动,传播的范围也最广。毫无疑问的是,这整件事是与民族主义的兴起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民族主义疯狂地将个体与象征着权力的团体联系在一起,将每件事都视为面子之争。此外,有组织的竞技体育在城市发展得更加蓬勃兴盛,因为那里的人总是过着安宁而受到种种限制的生活,没有什么机会从事创造性的劳动。在农村社区,一个小男孩或年轻人能从事散步、游泳、堆雪球、爬树、骑马和许多残忍虐待动物的活动像钓鱼、斗鸡、捕鼠,以此消磨过剩的精力。而在大城镇,一个人如果想要发泄过剩的精力或满足施虐的冲动,就只能去参加群体活动。在伦敦和纽约,如今体育运动受到了高度重视,而过去在罗马和拜占庭,体育运动也很受重视。在中世纪,体育运动或许非常暴力血腥,但它们与政治无关,也不会激起集体仇恨。

如果你要往当今世界已经如火如荼的仇恨火上浇油的话,最好的方式莫过于举行几场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德国人与捷克人、印度人与英国人、俄国人与波兰人、意大利人与南斯拉夫人之间的比赛,每场比赛组织十万个人种各异的观众去观看。当然,我不是说运动是国际敌对情绪的主要原因,我认为大型体育项目只是引发民族主义的种种成因所造成的一个结果。但是,你把十一个人组成一支队伍,称他们为国家精英,派他们出去和另一支球队进行比赛,还让所有人相信哪一支球队输了就是让国家“颜面无光”,这只会使得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因此,我希望我们不要在迪纳摩队到访之后派出一支英国球队到苏联回访。要是我们必须这么做,那就让我们派出一支二流球队,这样就一定会输球,又不至于被认为这支球队代表了英国的最高水平。现在麻烦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我们不能再雪上加霜,鼓动年轻人在狂热的观众的呐喊声中互相飞铲对方的胫骨。

节选自奥威尔的一篇小短文《论体育精神》

erhandsome boosted

人们对类似于“铁拳砸到自己、粉红幡然醒悟”这种戏剧化的情景表现得实在有点饥渴,以至于就像是在讨好他们——求你赶快醒悟,否则铁拳就白砸了。这依然是一种启蒙主义——启蒙者想要表明那种分离铁拳与粉红的筹划依然行得通;然而在现在的形势下,启蒙的行动本身也要借助铁拳来进行,于是这种筹划就带有自我反驳的风险,同时可能也失却了启蒙这个概念所蕴含的平等尊严的意涵。

erhandsome boosted

警察国家严格意义上不存在治安的好与坏这个问题,警察国家的“治安”一词的内涵与外延是偏离的。治安/公共安全的本质是在法治的前提下保护个人自由,人身安全,财产等等不受侵害,而警察国家的治安根本目的是为了维持执政安全,它的存在本身已然已经侵犯了公共安全。

erhandsome boosted

在全国我去过的地方,对比大多数人应该算非常非常多了。在我的体会里面,所谓的『路边随便选一家就好吃』其实就是当地人普遍的口味和自己匹配。比如我不爱吃甜,某些城市路边随便选一家对我来说就是恐怖地狱,我必须认真精选不甜的店。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理解有些人就是爱吃这一口。那种把自己的个人『习惯』延伸出去来理解万事万物的方法整体上会让自己头脑不清、无法理解足够复杂的事物,因为它连最基本的,有很多人和自己的『习惯』完全不同这件小事都理解不了。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一个人如果在某个领域的认知范式就是这种把个人习惯延伸出去,那么在这个领域,这个人一定会缺乏复杂度上的理解能力。至今我几乎从未发现反例。一般来说人们要认识一个事物是要克服习气的,而另一些人是把习气当正当性。有些人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离群值,自己要花心思找到自己的那个舒适的生态位,而另一些人会习惯地认为社会的所谓好坏就是能否围绕着自己的习惯打转的,满足自己的习惯就是好,否则就是坏。至少就我个人的社交而言,我会努力和后面那种人切断联系,因为我从小就是离群值,没法围绕着大多数人的习惯打转。

erhandsome boosted
erhandsome boosted

請問哪一個比較邪惡?
1. 比特幣挖礦
2. Electron 什麼事也不幹躺在背景隨時耗用 15% CPU

erhandsome boosted

I’d just like to interject for a moment. What you’re referring to as freenode, is in fact, Lee/freenode, or as I’ve recently taken to calling it, leenode. leenode is not an IRC network, but rather a hollow shell of an IRC network being destroyed by Andrew Lee. Many IRC users connect to a ruined version of the freenode network every day, without realizing it.

erhandsome boosted

- 私下開方便門給 Netflix、Zoom 等公司
- 違反自己訂的 App Store 政策
- 為打擊 Epic Games 不惜犧牲 itch.io
- 蘋果將 Sci-hub 創始人的 iCloud 交給 FBI

一场官司,终于让人们看清了苹果
mp.weixin.qq.com/s/hZFXyVI1FMz

Show older
Mastodon @ SDF

"I appreciate SDF but it's a general-purpose server and the name doesn't make it obvious that it's about art." - Eugen Roch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