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好,那你就和警官行动去吧,至于白鹭的事情,我会帮她转学的!”说着取出电话本准备联系京都教育局局长……

次日,一架无人机靠近了那所学校的窗户,拍摄着正在欺压同学的班长……

京都教育局局长派遣手下的人调取了这几年来无数监控录像,

和收集了一部分受过欺凌的学生的叙述作为证据……

正义有时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距离穿越那天,两天后,京都警察局局长,带领众警站在操场上,面前戴着手铐的是校长,几个班主任和几名工作人员。

京都总教育局局长冷着脸说道:“知法犯法,还对着孩子们下手,知道这要判几年吗?”

校长:“什么对孩子们下手,我那是为了打击不合群、没正行的人,这是促进广大同学们的团结和凝聚力,让广大同学们集体管理班级,是好事,你应该表扬我才对,怎么能抓我?!”

局长大怒,一把掌扇过去:“混帐东西!你这是鼓动多数人欺负少数人,煽动内斗,欺压无辜学生,人家不合群怎么了?难道不合群的人就没有人权吗?”

校长害怕了,结结巴巴地说:“好吧,我承认,其实是我们错了,是我为了纵容我家孩子和那几个班主任的孩子们,所以才……我有罪,我不是人!请把我抓到监狱里面去吧!”

局长死死盯着这名罪孽深重的校长,怒道:“你还知道错了?你这种人,扔下地狱都不过分!”

于是,接下来校长,和几名班主任,以及几名曾经打伤和欺压其他学生的霸凌者,就这么被警察局局长带走了……

回到京都的路上,许俊和白鹭两个人坐在车上聊天。

许俊:“你开心吗?”

白鹭:“开心,那个家伙被抓了,以前那个可恨的老师也被抓了,那么——我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许俊:“那你接下来怎么办呢?”

白鹭:“留在新学校,毕业了就去工作,我也不想继续上学了。”

许俊:“其实……”

白鹭:“其实什么?”

许俊:“我喜欢你的……自从梦到你那天起……”

白鹭:“哦。”

说着,白鹭一只手抱着布娃娃,一只手牵起了许俊的手,说:“好啊,我也一样,挺喜欢你的……那等到我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吧。”

下了车,两个人手牵手,面对着夕阳,背后长长的影子陪伴二人走回了家……

局长:“好,那你就和警官行动去吧,至于白鹭的事情,我会帮她转学的!”说着取出电话本准备联系京都教育局局长……

次日,一架无人机靠近了那所学校的窗户,拍摄着正在欺压同学的班长……

京都教育局局长派遣手下的人调取了这几年来无数监控录像,

和收集了一部分受过欺凌的学生的叙述作为证据……

正义有时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距离穿越那天,两天后,京都警察局局长,带领众警站在操场上,面前戴着手铐的是校长,几个班主任和几名工作人员。

京都总教育局局长冷着脸说道:“知法犯法,还对着孩子们下手,知道这要判几年吗?”

校长:“什么对孩子们下手,我那是为了打击不合群、没正行的人,这是促进广大同学们的团结和凝聚力,让广大同学们集体管理班级,是好事,你应该表扬我才对,怎么能抓我?!”

局长大怒,一把掌扇过去:“混帐东西!你这是鼓动多数人欺负少数人,煽动内斗,欺压无辜学生,人家不合群怎么了?难道不合群的人就没有人权吗?”

校长害怕了,结结巴巴地说:“好吧,我承认,其实是我们错了,是我为了纵容我家孩子和那几个班主任的孩子们,所以才……我有罪,我不是人!请把我抓到监狱里面去吧!”

警官说着,叹了口气。

白鹭歪着脑袋,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警官伸出手摸了摸白鹭的脑袋,说:“还能怎么办?你待会儿跟我们长官汇报一下情况!”

“遵命!”

说着二人相视一笑,白鹭继续吃着午餐,心想:“味道真不错,比我们食堂的好吃多了……”

一个小时以后,警官把白鹭带到了上级面前:“局长大人,这个就是我昨天找到的穿越者。”

局长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女孩,旁边新来的警察愣住了:“你不是那个谁吗……?”

警官:“你们认识?”

白鹭:“……可是,我是第一次见到局长大人啊,之前并不认识……您是在哪里见到的我?”

局长:“是这样的,这位是一名投放过蓝梦晶石的新同志,叫许俊,刚刚跟我闲聊的时候告诉我,他在14岁的时候,也就是4年前,做过一个梦,梦的内容是他救了一个被西北区警察追杀的女孩……”

白鹭:“那个女孩可能就是我,可是这是我昨天梦到的内容啊……”

许俊:“应该是时间错开了,但我绝对不会把你认错。”

白鹭:“嗯……原来是你啊,那当时真是谢谢你了呢……”

许俊:“先不说这个了,听你说的情况,我们有必要去调查取证一下,要不然还有更多的人会如同你一样。”

警官从保温箱取出一份便当和餐具,递给白鹭,白鹭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警官:“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白鹭抬起头,乖巧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班主任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还很赖皮,把自己的儿子给任命成班长,他平时闲得没事还喜欢欺负其他同学,可是老师居然还不管,这个班长学习不好,人品差劲,但有他妈给他撑腰,大家根本就是敢怒不敢言,而且被欺负的人还手了还要惩罚还手者。我今天迟到了一次,不但被罚扫操场,不许吃午饭,班长还找了一帮混混打我,呜呜……Q_Q”

警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果然,长官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什么决定?”

“你知道你的晶石是什么来头吗?”

“不知道呀……我就是半路上看着漂亮就捡走了……”

“嗯……那是我们长官故意派人投放的,就是怕这个地区再有包庇犯罪的事情发生啊!”

“他怎么知道这里经常有霸凌发生?”

漩涡很快扩大,变成了一个秘密通道,白鹭看着通道,小心翼翼地抱着书包和娃娃,进到了通道里面。

通道的末端是一片很漂亮的城市,浅蓝色的房子和白色的街道看上去十分梦幻和优雅,行人的头发是蓝色的,但是白鹭可没心情欣赏,她怀着不安的心情在街道上走来走去……随后她看到了一个像是警察局的地方,就走了进去,对门口那名中年警官说道:“警察叔叔,您好,我……”

那名警官看了她一眼,说:“小妹妹,有事吗……哎?你是西北区的人?”

白鹭吓了一跳,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没发现你的发色在这里很格格不入吗?”

白鹭捏起一撮自己的头发,看了看,尴尬地笑了笑。

警官随后继续问道:“你是因为一块蓝色石头而穿越来的吗?”

白鹭惊讶道:“你怎么连这都知道?”

“这个嘛,你进来,我慢慢跟你说,这涉及到一个机密……你一定不要说出去!”

“嗯……我知道一些那边的事情。”

随后白鹭跟着那名警官走了进去。

走到了里面以后,警官关上门,正准备说什么,白鹭先开口了:“能不能先给点吃的?我们班主任和班长太坏了,就因为我迟到一次,居然不让我吃午饭!”白鹭嘟着嘴巴说道。

老师朝着窗外看了看,没好气地对白鹭说道:“这样吧,今天中午你给我把后操场扫了,我就不给你扣分了。”

“是。”

走到了自己的座位旁边,她分明看到几名同学朝着她吐舌头。

第一节课下课了,老师对着班长使了个眼色,就走了。

随后班长凶神恶煞般地冲了过来,一把揪住白鹭的头发,怒喝道:“给我过来!”

他们将白鹭拖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几个混混拿起狰狞的木棒,朝着白鹭挥来,整个地下室都充斥着白鹭的惨叫声和求饶声。

停手后,班长狞笑道:“看到了吗?这就是得罪我妈的下场,你下次再敢犯一次,我就扒了你的皮!还有,我妈说了,今天你得扫一中午地,罚你不许吃午饭,懂了吗?”

白鹭拼命点头,眼泪从眼角流泪流了出来。

然后,班长晃了晃脑袋,其他几个混混带着棒子走了……

中午,其他同学都去食堂吃饭了,只剩下白鹭一个人,饿着肚子在干活。

扫完了三分之一,她走到了角落,打开书包拿起那个娃娃,一边抚摸,一边盯着它……

一滴眼泪,啪嗒一声落在了娃娃眼罩上的蓝色晶石上……

「哗……」

一缕蓝色的光芒从晶石上散发出来,随后越来越强烈,甚至开始慢慢转化为漩涡。白鹭连忙将它放在地上,站在一旁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这天晚上,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境,梦到自己莫名其妙跑到了另一个世界,刚一上街就遇到一群穿着深蓝衣服的人,他们看到自己的样子,便拿起黑色棒子朝着自己冲来,她跑,无意间跑到了别人家里。
房子里只有一名男孩,于是白鹭便一把抓住他,说救救我……救救我啊,有人追杀我!于是男孩便在床单上划了一个口子,让她躲了进去。两秒后,那群人来了,男孩若无其事地站在旁边一言不发,那群人来看看便走了,之后梦境渐渐模糊,自己醒了。

“呜……几点了?(拿起手表)啊,不好,差点睡过头了!”

白鹭一把掀掉被子,快速套好衣物,将自己的娃娃藏在书包里面,去上学。

只是,她没有发现,在那颗蓝色晶石被阳光照射到的时候,突然闪过一丝诡异的青光,随后很快消失不见。

“上课”“起立”“老师好”“同学们好,请坐”

这时候刚好白鹭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幕尴尬不已,老师和同学们在盯着她,于是她很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老师……我来晚了……”

老师这时候面无表情地快步走来,直接一把掌扇过去:“你这个死丫头,平时没个正行,今天居然还敢迟到?是不是不想混了?”

白鹭捂住脸,说:“我错了……”

同学们哄笑不已。

>本文遵循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4.0国际版许可协议发布。

她叫白鹭,是一名高中三年级的普通女孩,从小便一个人长大,没有任何同伴陪伴她成长,唯一的爱好便是制作布娃娃,当作宠物挂在身上。

如同和平时一样,孤独的她写完作业,依然躲在家里面缝着布偶。这已经是第9个了,前8个要么被伟大的导师们收去了,要么被同学们抢走撕坏。而自己的父母总是在外地忙着生意,没有时间回来看她。

“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是想有人陪着我而已,我没有搞妖术啊……”白鹭一边缝着娃娃一边自言自语道。就连她自己也想不通,娃娃们那么可爱,为什么成了沾满诅咒的妖怪呢?但是说归说,她依然无法改变多数人的看法,于是决定从今天起一定要将其藏好,不要让它也被夺走。

“小九真可爱啊,比之前的完美太多了,那么把这个钻石也一起挂上吧!”说着,将一块淡蓝色的璀璨晶石上沾了点强力胶,粘在了宽大的松紧绳上,当作眼罩挂在了娃娃的头上。

终于将一切忙活完毕以后,她把娃娃放在了枕边,关掉台灯默默睡去。

蓝枫 boosted

暴言 

蓝枫 boosted
蓝枫 boosted
蓝枫 boosted

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对思想审查如此深恶痛绝,并在言论受限时如此倍感羞辱,确实是因为我们接受了一种对自我的特定理解。我们理解自己是自由人,并极为重视这个身份,所以才对不自由如此敏感。如果我们接受自己生来就该被人统治,接受人除了吃喝拉睡并无任何特别之处,那么我们对于自身遭到奴役压迫,也许就不会那么在意。自由的价值,和主体的自由意识直接相关。

基于这些特质,人是自由自主的道德主体。人的尊严,建基于人是能思想的主体。思想需要自由。当人不能自由地、没有恐惧地思想,生命就会扭曲变形,丧失健全独立的人格。思想不自由,伤害的是社会上每一个人。(周保松)

蓝枫 boosted

网友神评论:
「“谁要是再烧火做饭取暖,就是跟国家作对”
吓的宝宝气都不敢出了,都是二氧化碳」

#苏联笑话 #特色段子 #xswl

t.me/chanming/6716

蓝枫 boosted
蓝枫 boosted

今天你吸烟了吗? 

Show more
Mastodon @ SDF

"I appreciate SDF but it's a general-purpose server and the name doesn't make it obvious that it's about art." - Eugen Roch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