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枫 boosted

上联:如能抗议何须抗疫
下联:若不废言怎有肺炎
横批:官壮病毒

蓝枫 boosted

国内这群战狼,别看现在爱国,粮食短缺了,3天没吃饭,立刻要变成农民起义。
微博上面隐藏的假民主真五毛都暴露了,替中共出来维稳了。说中共不会崩溃,看起来中共真的害怕了,不然不会启用这么多隐藏的五毛。
美国人早就看透中共了,之所以他们能执政根基是美元,没有了美元收入,大陆无法支持整个政府的运行,包括地方的维稳活动

蓝枫 boosted

Project MUSE限免,四十多家出版社免费开放电子资料库。
about.muse.jhu.edu/resources/f
【有没有软件能把书全拖下来,仓鼠病发作了】

蓝枫 boosted

RT
中国邮政本将于4月7日特别发行“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纪念邮票,今天突然宣布暂停发行。已印出的被收回销毁。

有人猜测邮票上印有黄鹤楼图样,会被视为武汉是病毒起源地的证据。

twitter.com/zptgddq/status/124
@archivebot

蓝枫 boosted

RT KirisameUkiyo: 讽刺的是
他们一边禁止我们哀悼,一边强制我们哀悼

蓝枫 boosted

#北京可能较长时期处于疫情防控状态#】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和建:当前首都北京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不可掉以轻心。在全球疫情不断加速蔓延的态势下,作为国际交往中心的首都北京,疫情防控在短期内完全结束是不可能的,很有可能较长时期处于疫情防控状态,要适应疫情防控常态化,要继续外防输入、内防反弹,严防死守、精准防治。

蓝枫 boosted
蓝枫 boosted

大疫以来,50%的医护只拿基本工资,20.2%“低于基本工资”。

twitter.com/zptgddq/status/124
@archivebot

--
物资优先供给领导、公安、部队,医护的由民众筹钱包直升机送。

蓝枫 boosted

ftchinese.com/story/001082356?

目前谈996我见过话说得最清楚直白的文章

“企业家的工作重复性弱、自主性强、成就感高、人际交往密切,面对企业内的下属是强势的,面对外部合作伙伴是平等的。这种工作非但不是反人性的,反而是迎合人性的,长期浸润其中会使人欲罢不能。好比一些官员退休时会感到极其痛苦,总是想方设法“发挥余热”,就是不愿失去人群环绕、大权在握的感觉。

艺术家、科学家的工作虽然缺乏运筹帷幄、杀伐决断的权力感,但在一方天地里也能做自己的主人。他们和企业家、政治家一样,心甘情愿996,不需要外界威逼利诱。

基层员工的工作则截然相反,重复性强、自主性弱、成就感低、人际交往匮乏,只能在极度细分的领域里埋头搬砖,上头有层层的BOSS,每一个都不敢得罪。”

第一类是能享有管理别人的权力当然权力越用越爽停不下来,第二种自己为自己负责,好歹能调节自己的状态,所以稍微能取得点平衡,第三种,被第一种权力所折腾,自己的决定权只能体现在自己的私生活中,你还要把他们的私生活剥离那么岂不是生活中再也没有自己能做主的地方了和奴隶无异。

蓝枫 boosted

国外推特大V(媒体)对习近平的评价5:
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amconmag
译文:德雷尔:“全世界都应该明白,所有的死亡,所有的苦难,主要是中国政府的错。不是中国人民,而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人习近平。”

蓝枫 boosted

不要被中共的洗脑奴化,没有人生来就是屁民。当群众站起来的时候,中共就跪下了。

全世界都在补助民众,只有中共要求捐款,而且中共宁可补助外国,也不补助民众。全世界粮食都在降价,只有大陆粮食在涨价。民众的愤怒正在聚集

蓝枫 boosted

说得好哇。

数字移民:本站已取消灰度,因为没有什么值得默哀的,只有值得愤怒的。
t.me/shuziyimin/152

蓝枫 boosted

要让共匪亡于自杀,就得不断地给它制造恐惧。它恐惧的是什么呢?是有人密谋推翻它。所以大家要在所有的墙外平台匿名宣传颜色革命、秘密组织,让它花大钱来应付,加上国保、网警从中虚报、捞经费,最后共匪就会死于经济来源不足。

蓝枫 boosted

RT
一个包机商说:“有个小伙儿,包了一架13座的商务机,人家说为了安全不和别人同机,花了74万包了一架自己回来的,到了上海,刚下飞机,就被防疫的人拉到大巴和别的飞机下来的200多人一起拉走了。”

蓝枫 boosted

RT
据传,国外的小粉红最近大量选择从香港入境进去深圳然后再回家,因为这条路检疫措施没有那么严格。

蓝枫 boosted
蓝枫 boosted
蓝枫 boosted
Show more
Mastodon @ SDF

"I appreciate SDF but it's a general-purpose server and the name doesn't make it obvious that it's about art." - Eugen Rochko